余映潮《历练生命》(22)

  “随记”也是做学问
  余映潮



  在本刊2008年第7期《深化细节》一文中,我写了这样一句话:
  阅读中学语文专业杂志,人们一般的做法是浏览翻阅,而我会用“随记”的方式笔录下瞬间产生的感受或者看法,成年累月,积少成多,有些已经成为独具特色的教学方案。
  可以说,随手记下对教学、对教研有用的内容,是我的一种生活、工作的习惯。
  我的体会是,“随记”也能做学问,“随记”也是做学问。如:
  记下自己看到的一个优美教例的结构提纲,
  记下一篇课文教学的开讲语设想,
  记下一个美妙的阅读教学或者作文教学的创意,
  记下关于某篇课文教学的一次提问设想,
  记下自己忽然想到的一篇文章的标题或者它的开头,
  记下名人或者名师的几句能够让自己揣摩玩味的话语,
  记下自己找了好久而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资料的出处,
  记下对某种教学手法或者教学现象的一个命名,
  记下与确有心得的体会或者反思有关的只言片语,
  记下听学术讲座时听现场教学时阅读专业杂志时所激发出的有意义的想法,等等。
  这里面,最重要的随记是自己脑海里瞬间闪现出来的好东西。
  我将这样的一些“随记”称之为“思想火花研究法”。
  这种思想火花有时会是一种美妙的教学创意,如:
  一个巧妙的抒情式的教学设想:
  课题:我眼中的《中国石拱桥》
  教学板块之一:在我的眼中,它的结构是那样的……
  教学板块之二:在我的眼中,它的段落是那样的……
  教学板块之三:在我的眼中,它的句群是那样的……
  这种思想火花有时是一种闪光的理念。如:
  关于阅读教学艺术的“五句话”:
  一个基本原则:突出语言教学这个灵魂
  两条成熟经验:学生活动充分,课堂积累丰富
  三条基本要求:尽可能“实”地研读教材,尽可能“活”地研读教材,尽可能“巧”地研读教材
  四个教学的关注点:抓好朗读教学,抓好品读教学,抓好技能训练,抓好语言学用
  五种基本的教学手法:朗读,说读,写读,穿插,讲析。
  这种思想火花有时会是一种智慧的工作思路。如:
  青年语文教师教学语言的三步训练:
  1.简洁的语言表达
  2.准确的语言表达
  3.生动的语言表达
  这种思想火花有时会是一种精要的素材记录。如:
  余映潮阅读教学中的“对话艺术”素材备忘:
  对话最有优化作用、最为灵动的是《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对话最有诗意的是《我愿意是急流》。
  对话最为精深的是《雪》。
  讲析最有文学性的是《邹忌讽齐王纳谏》中的繁简虚实。
  欣赏性对话最出色的是:《近体诗二首》中的诗联赏析的部分。
  这种思想火花有时就是一种奇思妙想。如:
  如果有这样一节课——
  1.起始,开课揭题  直入情境
  2.初读,快速扫瞄  整体把握
  3.理解,淡化提问  话语纷纭
  4.朗读,小步轻迈,步步落实
  5.点拨,预作铺垫  化难为易
  6.体味,巧设趣点  求知求乐
  7.学用,句段写作  积累丰富
  8.交流,精美评点  倾情对话
  9.讲析,精要讲析,点拨指导
  10.结束,生动收束  余味犹存
  ……
  随记,随记,这样的事是看似无意,其实有心。一个用心的人,如果善于及时捕捉到自己可爱的思想火花,久而久之,创造的热情就会燃烧在他的事业之中。
  好教师的优秀素质之一就是及时地将自己一切与教学有关的心得都变成文字。

《余映潮《历练生命》(22)》有3个想法

发表评论